当前位置:   皇源旅游网 > 冬季旅游 >

中国一半的奥陶纪比世界上其他九部高海拔惊险

编辑:冬季旅游 发布于2020-05-04 10:39

[简介]一年半前,外国媒体将世界九大最惊险的高空赛事命名为。中国的奥陶纪“如履薄冰”入选,华山的“满孔路”入选。“如果选择在今年进行,我觉得奥陶纪可能会赢得50%的折扣。”奥陶系景区负责人赵.一年半前,外国媒体评选出了世界上九个最惊险的高空活动。中国的奥陶纪“如履薄冰”入选,华山的“满孔路”入选。

“如果选择在今年进行,我觉得奥陶纪可能会赢得50%的折扣。”奥陶纪景区负责人赵志丹说。

他把奥陶纪和其他几个选定的事件进行了比较,结果更糟。

通俗人玩的极限活动:高空荡绳

对标“九大”项目:机翼行走

极限荡绳挑战赛在重庆万盛奥陶纪举行了两年。这个所谓的“极限活动”项目一年最多持续五天,但它让数百万游客蜂拥而至并期待着它,因为它是普通人能够参与的唯一“极限活动”,只要你有勇气。

极限摇摆绳类似于蹦极,只是被摇摆绳捆绑的人的跑步轨迹不是上下直线,而是以支撑点为中心向谷底摇摆的扇形运动。

对于奥陶纪的极限摆动绳,支撑点在离悬崖69.6米的空中悬廊上,干预者的跳跃点在离支撑点80米的云悬廊桥上,即在悬崖边。起跳后,参与者首先垂直下落,下落70米后,支撑点开始影响,拉动跳高运动员围绕支撑点做扇形轨迹运动。

今年的极限秋千绳仍由段淑君设计,段淑君自称是全国第一个荡秋千的人。两次跳跃甚至五次跳跃。四分之三的申请人因为低于标准的心率和血压而跳不起来。

最后,不到100名挑战者从200米的悬崖上飞了下来,旁观者看着阳台上挂着大片黑暗的天空。所有的人都惊叫起来,看着被绑在绳子上的人变成一个小点,并穿过谷底。

几乎所有玩过的人都有同样的感觉:在自由落体阶段,他们觉得自己已经死了,只有当他们突然被绳索拉起时,他们才觉得自己已经重获生命。

因为极度的恐怖,奥陶纪景区并不把这当成一个永久的工程。每年能演奏它的人有限。在大胆游客的号召下,奥陶纪景区每年初夏都会玩“极限荡绳”。

在“世界上九大最危险的高空赛事”中,唯一能与极限绳的“极限活动”相抗衡的是“翼行”,只是世界上很少有人有钱参与翼行,但你年轻时仍可以玩极限绳,而且不会多收一便士的门票。

有专利的孤身放飞:绝壁秋千

对标“九大”项目:芝加哥TILT

秋千获得了专利,奥陶纪利用这个入口确立了他“山的创始人”的身份。——悬崖秋千在这里诞生。